母愛的力量、美洲獅的哀嗚與蒼蠅的殞落

昨天讀到一則特別的新聞:一名加拿大母親帶著三歲女兒到森林閒逛,小女兒遭美洲獅襲擊,母親為救愛女徒手擊退美洲獅,最後兩人只受輕傷,全身而退…(參考資料按此)

相信大家對美洲獅不會太陌生,因為牠的學名為”Puma Concolor”,我們不難在街上找到穿著Puma球鞋的市民,不過我個人比較喜歡”Mountain Lion”這個稱呼。這種大貓擅長跳躍、潛行及伏擊,有如其他貓科類猛獸一樣,是道道地地的肉食主義者,暫時並無絕種的危險。

這則新聞在我看來有兩種意義。

第一,帶出了母愛的力量有多強大。想不到一個女人為了子女安危也能夠赤手空拳擊退美洲獅,所以說,千萬不要得罪身為人母的女性,更不要向他們的子女動手,因為某程度上她們比美洲獅還可怕。

第二,也是我認為更重要的意義:人類獵殺野生動物無理地合理化。此則新聞提到,捕獸人員在襲擊事件後獵殺了一隻疑似行兇者的美洲獅。當地上星期恰巧有條狗被美洲獅吃掉,又要找一隻美洲獅陪葬。這些事件給我的感覺是人類和狗的命有價值,美洲獅的命卻一文不值。

試站在美洲獅的立場想想,山區原本就是美洲獅代代相傳生活環境,為了生存以及繁衍後代,捕獵進食糊口乃天經地義之事,但卻因為人類在此建城做鎮,而大大規限了牠們的生活環境,牠們甚至為此而賠上性命,究竟是公義是否只偏袒人類一方呢?畢竟,在弱肉強食的定律中,美洲獅只能忍辱生存下去,人類太強了嘛!

以危險性而言,當地在過去一百年只有五宗因美洲獅襲擊而致死的個案,平均二十年才有一人被美洲獅殺掉,相信這機率比起因交通意外致死的數字要低上許多。美洲獅真的有那麼危險,危險到必需在事後被判處死刑嗎?

人類似乎有一種無上的權威,能夠為各種生物定下不同的價值,今天我又看到另一則更有趣的新聞,與美洲獅襲擊事件形成強烈的對比,就是奧巴馬在接受電子媒體訪問時,以閃電手擊落一隻在身邊作出滋擾的蒼蠅。(參考資料按此)

在下對奧巴馬大大出手之快感到佩服,也認為殺滅一隻害蟲沒有什麼值得挑剔的地方。不過最不可理喻的是,竟有動物保護團體向總統大人送上一個「人道捕蟲拍」,並希望奧巴馬下次能夠使用此捕蟲拍先抓住煩人的蟲子,事後把牠們放生。那隻美國第一蒼蠅被一巴掌秒殺掉,雖然得死,但可能連痛楚也未來得及感受到就掛了,當中也有人道之處啊!

這是什麼世界?美洲獅的命連蒼蠅也比不上,我想美洲獅得知這個消息後可能會自卑得不想活下去。蒼蠅一年散播的病菌在全球殺死多少人,美洲獅一年又吃多少個人?事實擺在眼前,蒼蠅會得到動物保護團體的關注;美洲獅由捕獵者淪落為被追捕的對像。這種對激進的過度保護態度令我感到啼笑皆非。

人類的價值觀的確匪夷所思。請為因人類而逝去的美洲獅默哀三分鐘。

6 thoughts on “母愛的力量、美洲獅的哀嗚與蒼蠅的殞落

  1. 一向不讚同 Blood for blood, 說到尾也是人類自創的遊戲規則, 從來沒有一種生物站出來說過要參加人類的家家酒遊戲。
    弱肉強食的世界尋求公平仍弱者所為。
    難度一頭牛每日隨便揮尾打死幾隻蒼蠅也要償命? 大家都是為了生存而爭扎, 這事件只證明了人類的智慧也只進化到本能上對越顯眼的敵人越注意, 不想被美州獅吃掉卻甘願病死。
    雖說在智慧上仍有進化的空間, 人類在可見的未來可能會到達進化的盡頭 — 自滅(全球暖化)。

Leave a Reply